軍隊改革刻不容緩:蔡總統應該為國軍做的三件事

評論

本文與《財訊雙週刊》共同刊登

 

作者為退役海軍中校,軍中服務二十年。曾擔任驅逐艦飛彈長、龍江艦兵器長、海軍官校教育官、中華民國駐美副武官、及國安會參謀。中正預校第七期,美國維吉尼亞軍校電腦科學系畢業,霍普金斯大學高等國際研究學院(Johns Hopkins SAIS)戰略研究碩士,美軍反潛軍官班。

 

陸戰隊軍官自殺,連長與副連長因壓力大揚言自殺後住院,多名海軍軍官因精神疾病除役,其中甚至有從美國海軍官校畢業的軍官。媒體以「軍官怕苦,裝精神病求退役」把職業軍人再羞辱一次。這是國家空前的危機,台灣社會、特別是新任三軍統帥蔡英文總統,應認真看待這件事情。

 

這個現象引發幾個問題。台灣很多在美國就讀軍校的學生、以及赴美受訓的軍官都表現優異,深獲美軍肯定,為何在台灣社會卻被瞧不起?這些人當然會萌生退意。愈是有抱負有理想、自認有能力在外面社會競爭的人,愈不願意留在這個被歧視的群體裡。這是反淘汰的現象。是軍中文化、社會氛圍、還是制度出了問題?

 

另一個問題是,既然許多軍人素質不錯,為什麼我們的制度無法讓他們有機會改革軍中文化,重新建立社會對軍人的尊重?美軍也曾從七○年代的軍紀渙散、遭社會鄙視,轉變成受全民尊敬,他們怎麼做到的?

 

第一,加強專業化。美軍認為最嚴格的專業訓練才能吸引最優秀的人才。美國空軍 Nellis Air Force Base 的紅旗演習及海軍的 TOPGUN School 都是越戰後為了專業化而設立。

 

第二,國會與政治人物的支持。雖然強化了各軍種的專業訓練,但軍種間缺乏合作,造成伊朗與格瑞那達人質營救行動的挫敗。美國國會因而與軍方配合制定 Goldwater-Nichols Act(一九八六年)。該法案除了調整國防組織,也為人事升遷規定下規範。幾年之後的波斯灣戰爭,美軍便以令人震驚的高作戰效率贏得全球的尊敬。

 

有理想的人才,不會因為工作「爽」而從軍
只有讓人實現自我,才能吸引軍隊需要的人

 

反觀近年來台灣的軍人的工作環境:口蹄疫被叫去殺豬,土石流去掃民宅,天災時去挖屍體。軍隊當然應該參與重大災難的搜救,可是這不應該成為軍隊的常態性任務。如果每次大大小小的天災都要國軍去救,是否表示國家應有的專業救災能力從未完整建立? 基層的軍人榮譽感很強,在艦隊上,海上對空打靶如果命中目標,從艦長到砲位的兵齊聲歡呼,興奮與驕傲的情緒持續數日。試想,撲殺口蹄疫的豬隻以後又會是什麼心情?

 

這個問題與社會有關。軍人演訓無論多辛苦多危險,都得不到肯定;甚至為了補償演習對居民的困擾,得協助農民收成洋蔥。但只要出事,立委、媒體、網民就開始批評,也將所有軍人一起罵進去。但從未看到「三軍統帥」出面為軍人辯護。

 

軍中文化當然是不可逃避的問題。大多的軍人在年輕的時候,對這個職業有很高的理想,後來卻逐漸發現:努力訓練、增強戰力,可能對升遷不利;不出事才是王道。軍隊所用的設備是武器:訓練多,出事機會就大。如果升遷的主要條件是不出事,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儘量少操演。

 

跟社會上其他行業一樣,軍中也有裙帶關係。不少升遷的決定性因素是:「誰的親戚」或「誰的侍從官」。這種情形或許無法完全避免,但可用更好的人事制度減少它的發生。

 

此外,少數將官的行為確實令人不齒,例如:江國慶案中的陳肇敏,當共諜的柯政盛及羅賢哲,洩密遭通緝(居住美國)的林勤經,以及向敵人諂媚的許歷農、費鴻波、夏瀛洲、曹文生等人。這些案例值得我們檢討,當初提拔他們的藍綠兩黨總統該不該負識人不明的責任?如此品格的軍官仕途順遂是否表示人事升遷的標準出了問題?這又給年輕軍官做了何種示範?對軍隊文化與士氣的影響為何?

 

民進黨比國民黨更需要軍人的支持

 

民進黨批評國民黨向中國靠攏,而民進黨(與多數民意)希望維持現狀與台灣的主體性。若是如此,國民黨其實不需要支持軍隊,民進黨則應想盡辦法贏得軍人的心。可是現實似乎剛好相反。沒有足夠的防衛能力與軍隊的支持,如何維持現狀?如果民進黨政府認同這個邏輯,應該考慮以下政策方向:

 

第一,加強對中低階軍人的照顧:

 

國家對軍人的照顧,多數資源都用在高階將領身上。引起社會反感的福利,如退休領高薪、上億的將軍宅、退輔會事業的肥貓職等,都與大部分的軍人無關;最被詬病的十八%優存,年輕軍人根本沒有。

 

對軍人的照顧比例應該對調,將資源用於中低階軍人身上。「將」級軍官的孩子多已成年,而「校」級以下軍官及士官的子女普遍還在求學階段,且大多無法申請到眷舍,因而有房貸壓力。此外,中低階軍人往往因部隊職務調動無法協助照顧家庭,導致多數眷屬無法工作、補貼家用。

 

中低階的人數遠多於高階將領,該爭取哪一邊的支持應該再清楚不過。中低階軍人一直是被忽略的一群:軍隊受社會批評時,安分守己的他們一起挨罵,待遇卻遠遠不及那些當共諜或遭通緝逃亡的中、上將。他們若覺得受重視,必然特別感動。

 

當企業管理不良,高階主管必須負責。軍中的紀律及管理出那麼多問題,不正顯示將軍們的管理能力不足?為什麼政府認為他們退伍後有能力管理瓦斯、營造、製藥或百貨事業?在講求專業的時代,為何不將這些事業交給專業經理人,將績效提升、創造更多工作機會給中低階退役的軍人?他們退役後可從基層做起,累計經營經驗,逐漸靠自己的能力爭取更高的管理職位。這不是比空降已過退休年齡的人擔任董事長還要理想?不也更符合退輔會的宗旨?

 

第二,軍公教分離:

 

台灣社會習慣將「軍公教」框在一起。如果軍、公、教是一樣的,為什麼流浪教師滿街跑,公務員考試爆滿,而軍校總是招生不足?因為人是聰明的,知道當軍人沒有哪麼好康:

 

軍人的生涯裡,經常每天二十四小時值班,卻沒有領過一毛加班費。若考量工作時數,薪水遠低於便利超商店員。

 

軍人輪調全台及外島,大部分時間住在部隊。未婚時難找對象;結婚後不能照顧家庭。過年期間,教師與公務員不會海上頂著風浪執行戰鬥巡弋任務。

 

教師跟公務員如無意外,都可做到退休年齡。但是軍人從十幾歲離家就必須決定自己的一生,即使後來發現不適合,也無法辭職;四十幾歲退休是依規定「被退休」。

 

工作危險性高:設備叫做「武器」,內容叫做「戰備與操演」。所以這個行業的待遇本來就不該與教師相同。根據 US News & World Report,美國教師平均年薪是五.六三萬美元;而最新核定的美軍中階軍官(服役十四年的中校)年薪是九.二一萬美元。

 

第三,改革軍隊文化,領導軍人贏得尊重:

 

當軍人絕不是只為錢,否則現在軍隊缺員問題一定更嚴重。台灣許多優秀的年輕人對從軍是有憧憬的,不過目前的軍隊無法讓他們放心將人生最精華的日子賭在這個職業裡。他們要的是自我實現,要經歷別人無法想像的試煉,完成一般人無法達成的任務,成為「驕傲的少數」。武器不能打勝仗;優秀的人才,精實的訓練,高昂的士氣,與人民的支持才是關鍵。中國共產黨在短時間內讓國民黨軍隊潰逃到台灣,就是最好的例子。

 

台灣社會普遍看不起軍人,更質疑軍人保衛台灣的能力。如果我們的三軍統帥不做革命性的改革,讓軍隊真正專業化、贏得人民的尊重,花再多納稅人的錢買武器、建潛艇,都沒用。

 

最後,我想對三軍統帥與全體人民說:Make us proud again, and we will make you proud。